想吃布丁

よろしく。


这里牧和泽,你可以叫我牧牧。


文字很僵硬但是我在努力。


主产安雷,雷安粮。


v家粉双言,打牌王磕暗表,少量all表。


我吃安雷安不代表ky可以肆意妄为。


脾气还不错但是请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每篇文章tag都会打上,自己避雷。


接受指点,但不接受谩骂。


请多指教。
夜露死苦。

【安雷】大于命

原作向r18,但不是单纯的读了会让人开心的车
安安狮狮打架了

《大于命》是写了我想写很久但一直由于自己的原因不敢触碰的题材
因为我的文笔欠佳,还是没有写出我想要的感觉,但还是比较满意了
修修改改写了好几天,是真的认真对待了
最后一句话大概是表达一下我对新版台词的不满,也是怀念一下那个连打架也要正义地劝别人改邪归正的安安
仔细审视一下自己之前的文,多多少少会带有角色弱化的暗示,这是最让我失望的地方,我不希望自己只会写少女风和无脑甜,更希望自己能对每个角色有着更深入的了解
所以我废了很大的心思写了《大于命》(虽然还是不怎么满意)
这篇文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反省与锻炼
我还会继续加油
(这篇文会和另外两篇一起印为无料)
(无料将会在七月二十八号武汉acc漫展拍肩掉落)
(漫展前一天会发认包照)

50fo了!感谢!!!我文笔不好但是会继续努力!!!感谢你们!!!

【安雷】芳香四溢(5)

cp为安雷,ky退散。
花店老板安×玫瑰花精雷,自己避雷。
he,童话风,甜甜的恋爱。
评论捉虫欢迎。
前文戳头像


“心口不一的人总是在快失去时才坦白。”

  安迷修用情的吻着雷狮,摄取着他口腔里的津/液,雷狮被吻的喘不过气,用力推开安迷修,气喘吁吁的抹了一把嘴角,表情缓和了些,但语气还是冷冰冰的:“安迷修,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安迷修看着雷狮,张红着脸挠挠头,心里还在回味着刚刚嘴唇接触时柔软的触觉,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还能有什么意思啊。”
  安迷修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看似对什么都温柔贴心,永远都冷静可靠,看上去对任何都游刃有余,可独独,他栽在了雷狮手里——他不知道如何处理突然的心动。
  雷狮听了他的话,像是又想起来什么一样,抓起一旁安迷修的手机,看着还在亮着的手机屏幕,脸色又冷了几分:“安迷修,看来你和凯莉聊的不错嘛,那我这又算什么?”他把手机举到安迷修面前,安迷修盯着屏幕上没来得及关起的通话界面,又看看雷狮冷酷却带着一丝委屈的样子,不由得慌了神,刚想解释什么,墙上的挂钟不合时宜的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凌晨了,今天是四月十号。
  安迷修趁着雷狮愣神的功夫,一把把他拉入怀里,手轻拍着雷狮的背,凑在他耳边:“雷狮,生日快乐。”
  雷狮身子一僵,随即又如释负重的叹了口气。今天确实是自己生日,不过他作为玫瑰花精,可是从来没有过过生日,久而久之也就忘了这个日子。他当下觉得心中一暖:没想到这傻子竟然还惦记着我的生日。
  安迷修仍在他耳边轻声耳语:“这么晚了和凯莉小姐打电话还不是为了找你,你这几天都不出现,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雷狮倒想起来自己这段时间为什么没来找安迷修了,火气一下子又涌上来,把安迷修一推:“还不是因为你天天和凯莉那家伙走那么近!”
  安迷修听出来对方话里明显的醋意,也带着些委屈的情绪说:“我不是为了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吗,我和凯莉小姐真的没什么的,我只是,只是想知道多一点关于你的消息。”
  安迷修结结巴巴的说完这番话,倒是被自己的一记直球弄得满脸通红,哪还有平时那副应对自如的样子。雷狮到比他要镇定几分,但脸也是张红,两个人面对着面,都红着脸,噗嗤一声笑了。
  雷狮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奇怪,竟然会像那些偶像剧的女主角一样,为某些鸡毛蒜皮的琐碎小事而吃醋。他明知道安迷修和凯莉根本不可能会发生什么,他也清楚的知道安迷修对他的感情。可他就是想独占安迷修,他就是不喜欢安迷修和别的女生走的太近。
  他已经搞不懂自己了。
  安迷修也觉得自己变得很奇怪。他一向是温柔的对待所有人,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几分温度是真,可当他遇见雷狮,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他第一次会去搜寻一个人的信息,第一次想要了解一个人更多,第一次会真正感觉到满脑子都是一个人的身影。
  他也搞不懂自己了。
  两个恋爱傻瓜,在暖色的灯光下对视。
  门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屋内旖/旎的气氛被打破,安迷修颇有些尴尬的跑去开门,过了一会儿,若有所思的抱着一个大纸箱走了进来。
  雷狮像是刚刚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佯装镇定的凑过来,眼神好奇的往箱子上探,只有通红的耳尖透露了刚刚的心境。安迷修也不说破,只是微微一笑,开始拆盒子满足雷狮的好奇心,一边拆一边说:“这个是凯莉小姐送你的生日礼物,话说我也不知道她送了什么,难不成是一箱棒棒糖?”
  雷狮戚了一声,向后一仰,把自己陷在柔软的沙发里,眼睛望着天花板,不屑的说:“那家伙能给我送什么好东西,只希望不要是什么整蛊道具好了——安迷修你可小心点,别等下一开箱子被吓一跳。”
  安迷修拆箱子的手停住了。
  “恩?怎么了?不会真的被吓到了吧。”雷狮身体前倾,好奇的凑上前去看,“凯莉那家伙到底送了什么东——”
  雷狮的话僵在半空中,他扭头看向安迷修,后者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箱子里的东西,好不容易降温了的脸又已经通红,雷狮不免觉得好笑,坏心的凑上前,软舌一点一点舔/舐着安迷修的脖颈,呼吸依旧灼热,合着还未完全消散的酒气也一同喷洒在安迷修脸上:“怎么样,要都试试吗?”
  箱子里的,是一瓶润/滑/油和一条安/全/套。
  玫瑰暧/昧的芳香悄然升起。

【安雷】芳香四溢(4)

cp为安雷,ky退散。
花店老板安×玫瑰花精雷,自己避雷。
he,童话风,甜甜的恋爱。
评论捉虫欢迎。
前文戳头像

“没加糖的咖啡充满了柠檬味的占有欲。”
 

  “你说雷狮啊,他可是个很骄傲的人,能让他主动找上的,你还是第一个——不过,你问这些干嘛,想不到安迷修也学会关心别人了,百年一遇啊。”凯莉咬碎口中的棒棒糖,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浓郁的草莓味在空中爆开。
  安迷修捧着被子,一口也没喝,没理会凯莉的调侃,眼睛却热切的望着凯莉:“凯莉小姐,请再多说一点关于雷狮的事吧!”
  凯莉眼神里满是玩味地盯着安迷修,安迷修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慌张地低下头,把脸埋进大大的杯子里,声音闷闷地解释:“在下,在下只是好奇而已!”凯莉戏谑的声音响起:“哦呼,看来雷狮这次有戏哦——雷狮生日是4月10号,你可得抓住机会啊小骑士。”
  哦对了,今天是4月2号。安迷修攥紧了杯子。看来要抓紧时间准备礼物了。
  “还有,雷狮是有耳洞的,那是他刚刚化形成人的时候好奇去打的,但是一直没有带耳钉。”凯莉的话里已经充满了提示,安迷修也不是傻子,自然懂得凯莉的意思,抬头感激地看了凯莉一眼。魔女又拆开一根棒棒糖放入口中,看着已经离去的安迷修的背影,仿佛望进了星辰下的碧绿湖水,若有所思地盯着桌上的杯子。
  安迷修推开店门,却没看见意料中的身影,他略显惊讶地关好门,想了想,没有锁上。雷狮这几个星期每天都不请自来,今天却意外的没有出现。可能是有事去了吧,毕竟他也不可能天天把精力放在我身上。安迷修这么想着,心里却无法抑制的涌上失落。
  为什么偏偏要在自己已经习惯他的存在时,消失呢。
  安迷修苦恼揉揉肿胀的太阳穴,略烦躁地扯开领带,打开冰箱门,看到的却是一打还没有开封的啤酒。
  那是他为了时不时突然出现的雷狮准备的。
  他愣在冰箱前,良久,转身,继续温柔的照料着那株玫瑰,可平时鲜艳的玫瑰似乎也被安迷修的情绪所影响,似乎黯淡萎靡了几分。
  安迷修摇摇头,下意识的把手伸进口袋,知道触碰到那个小巧的盒子,他才安心似的,长出一口气。
  安迷修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雷狮了。眼看着明天就是雷狮的生日,现在却连主角的人影也没见着,安迷修不由得慌了神。看了看日历,四月九号,他又一次拨通了凯莉的电话:“凯莉小姐,你真的不知道雷狮在哪里吗?”
  “安迷修,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了,我真的不知道雷狮在哪里,他原来也老是这样,动不动就消失,这很正常,不用担心他。”凯莉带着几分困意的声音有些恼怒的从听筒处传来,“还有,下次打电话之前看看时间,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安迷修赶紧抬头看了一眼钟,才发现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了,他这才发现这通电话对已经熟睡的凯莉来说是多么困扰,他慌张地道歉:“对,对不起凯莉小姐!在下刚刚没有看时间。”
  那头没有声音,安迷修疑惑的看了眼手机屏幕,才发现凯莉早已挂断了电话。他重重的把自己砸进柔软的沙发,手机也随意的扔在一边,他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满脑子里都是杂乱无章的线。
  雷狮在哪里呢?
  安迷修渐渐闭上了沉重的眼皮。
  店门被人大力的推开,安迷修一激灵,赶紧从沙发上坐起,入目的却是走路都踉跄着的雷狮,他赶紧把人扶到沙发上坐着,刚想问雷狮为什么这几天一直消失,话却哽在了喉咙里,雷狮抬起头望着他,安迷修才知道他为什么踉跄。
  他喝醉了。
  安迷修赶紧转身,想要去给雷狮冲一碗醒酒汤,一边在嘴里嘟哝着:“雷狮你到底喝了多少啊。”,刚迈开腿,手却被雷狮拉住了。安迷修回头,看着散了头巾的雷狮,用安慰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哄着他:“雷狮,你喝醉了,我去给你冲醒酒汤。”
  雷狮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把安迷修扯了回来,他扯下安迷修的领带,揪着他的领子,把他的头拉近,两人吧鼻尖对着鼻尖,雷狮呼出的热气扑在安迷修脸上,痒痒的,他眼角飞上桃红,脸颊因为酒精的缘故变得绯红,深紫的眸子变得雾蒙蒙的,此刻正恶狠狠的盯着安迷修的眼睛。
  雷狮略显冰冷的话语让安迷修归于清醒:“安迷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安迷修看着雷狮的眼睛,将他镇定下的一点慌乱和一丝担忧收入眼底,他无声的笑了笑,雷狮一下子恼了,想要推开安迷修转身走掉,可安迷修哪里会给他逃跑的机会,摁着他的头,吻上了还带着酒气的唇。
  啤酒微苦但清凉,但丝毫没有解渴。

嗷嗷嗷我吹爆!!!神仙fafa!!!
1551耐你!

木由左祁:

是给和泽脑丝的同人(づ ●─● )づ💓💓💓
潦草警告 @牧和泽

脑了雷安学pa

  雷狮在一旁看着。
  班上的女生们不知在哪里找到了一个喷壶,嬉笑打闹的互相喷着,不知怎的找到了共同的月标——安迷修。
  安迷修躲避着女生们手中的喷壶,狼狈的被追逐着,脸上的无奈一览无余。这家伙还是被办法处理女生带来的问题吗?雷狮想着。
  但雷狮只是站在旁边。
  他看向安迷修。
  安迷修暖棕色的头发被水打湿,粘在了脸侧,他的胸樘随着略显粗重的呼吸上下起伏,这是那些女生追着他跑的缘故,他的脸颊微微泛红,不知是汗珠还是水珠的几点晶莹顺着脖颈滑落,隐没在锁骨间,眼尾挑上一抹桃红,  湖绿的眸子蒙蒙的笼上一层水雾,但还是亮晶晶的,衬衫的扣子不知什么时候被扯散了一颗,一直隐藏在衣服下的小麦色肌肤露出恰到好处的一片,引人遐想的点点鲜红吻/痕半藏在衣领间,纯白的衬衫本就有些薄,此刻被水洇湿,隐隐约约的透出肉/色,勾人犯罪的是粉红的乳/粒,像是刚摘下的樱桃。
  安迷修瞪了雷狮一眼。
  包含着对雷狮不出手帮忙的责怪,更多的是,对他袖于旁观的,没来由的,委屈。
  安迷修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多么诱/人。
  雷狮终于有所动作——他利索的脱下外套,把安迷修严严实实的笼住,不顾女生们的惊呼,他伏在安迷修耳边。
  “你不该让其他人看见你现在的样子。
  安迷修身形一僵,他终于发现自已现在的狼狈。
  雷狮的声音略带沙哑,像恶魔的咒语一般在他耳边回旋。
  这太糟糕了。
  这都是你的错。
  他们都这么想着。

激情短打。
心虚的打上tag。

【安雷】芳香四溢(3)

cp为安雷,ky退散。
花店老板安×玫瑰花精雷,自己避雷。
he,童话风,甜甜的恋爱。
评论捉虫欢迎。
前文戳头像

香喷喷
【想不到吧第三章就走外链】
【我只是怕被屏】
【我还年轻我不想进局子】
【链接不蓝走评论】

【安雷】芳香四溢(2)

cp为安雷,ky退散。
花店老板安×玫瑰花精雷,自己避雷。
he,童话风,甜甜的恋爱
前几章狮狮为少女形象登场,后面还是男儿身。
评论捉虫欢迎。
前文戳头像

 

“他再⼀次打开门,狼跳起来衔住他的脖⼦。”

 

安迷修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少⼥,湿漉漉的头发已经扎成了⼀个⾼挑的马尾,身上松散的挂着安迷修的衬衫,堪堪遮住⼤腿,雷狮的⽪肤很⽩,微微泛着青⾊,脸颊却透着热⽔冲刷过的绯红,眼角也染上了⼀抹艳⾊,眼睛还是湿漉漉的盯着安迷修。
  安迷修赶忙转过身去,雷狮盯着他发红的⽿尖,笑的得意,⼀掌拍在安迷修肩上:“快去洗澡吧,我先睡了。”
  安迷修看着⾃觉爬上床的雷狮,揉着肩膀,⼀边感叹雷狮⼀个⼥⽣⼒⽓怎么回这么⼤,⼀边惨兮兮的爬到沙发上躺下。
  ……惨了,睡不着。
  肆意的暴⾬拍打着店门,⾬砸在地上的⽔坑⾥,哗啦哗啦的声⾳像是被扩⼤了⼗倍,安迷修抓狂的在沙发上翻来覆去,雷狮却突然开了⼝:“安迷修,你睡了吗?”
  “啊……还没有,在下吵到你了吗?”安迷修捏捏⾃⼰的⼿⼼,发现湿漉漉的全是汗。
  雷狮没回话,⽓氛安静的可怕,只有两个⼈的呼吸声起伏合着⾬声,正当安迷修怀疑雷狮是不是睡着了时,她⼜莫名其妙的来了⼀句:“你真的很喜欢玫瑰花吗?”
  安迷修被这没头没脑的发问问得⼀愣:“是的,在下最喜欢的花就是玫瑰啊……话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安迷修听到雷狮翻了个身:“没什么,睡吧,我随便问问。”
  安迷修只好抓抓头发,闭上眼睛,⾬声听久了,也变得带着安眠的节奏,他沉沉地进⼊梦乡。
  ⼀夜安稳,总觉得梦⾥萦绕着玫瑰的甜⾹。
  安迷修揉揉眼睛坐起身,发现暴⻛⾬已经停了,刚想看看雷狮起床了没有,却发现不知何时⼈已经不在。
  他从沙发上站起,和往常⼀样去给玫瑰花浇⽔,却发现花盆下压着⼀张纸条:
      安迷修,看你睡成那个样,我就先⾛了,改天会再次登门拜访感谢你。
                                                                                        雷狮
  安迷修放下纸条,也没把它当⼀回事。就把它当作是平淡⽣活的插曲吧,这样想着,纸条飘落在地上,安迷修转身往⽔壶⾥灌⽔,⾛了⼏步,却⼜转身,弯腰捡起地上的纸条放进⼝袋,这才发现纸条上似乎萦绕着淡淡的玫瑰⾹。
  ⼀个⼥⽣的字怎么可以那么潇洒张狂。
  懊恼着⾃⼰的不⾃觉,安迷修看看时钟,打开了店⻔。
  阳光很好,花店营业了。
  ……
  送⾛最后⼀批客⼈,安迷修准备关店了。距离雷狮借宿那⼀晚已经过去了⼀个星期,少⼥也并没有来找过⾃⼰,安迷修下意识的把⼿伸进⼝袋,捏紧了那张纸条,懊恼的转身。真是的,⾃⼰在期盼些什么啊。
  安迷修⼜想起了前⼏天和凯莉聊天时凯莉说的话。星⽉魔⼥咬着奶茶的吸管,等不及听完安迷修絮絮叨叨描述的故事情节,瞪⼤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发问:“你说那个⼥⽣叫什么?”
  “叫雷狮,想不到那么可爱的⼥孩⼦竟然会有着这么霸⽓的名字。”安迷修感叹着,脑海⾥⼜浮现出了那双紫⾊的眸⼦。
  凯莉在⼀旁看着安迷修的侧脸,⼀时有些⽆语,看来这傻⼦还被蒙在⿎⾥,真惨啊。
  “你是说,她身上有股很淡的玫瑰味是吗?这是当然,本⼩姐认识她,她是玫瑰花精,你帮了她,她可能要缠上你咯。”魔⼥咬碎⼝中的糖果,期待着安迷修的反应。
  “什——什么!”安迷修的眼睛⾥似乎要冒出⼩星星来,“玫瑰花精!难怪那么可爱!”
  凯莉看着安迷修⼀脸没救了的蠢样,⼼⾥暗暗吐槽:你要是知道那家伙是个性格极其恶劣的男的你估计就不会这么兴奋了。但凯莉没有说出来,等着好戏开场——要知道,雷狮如果脑⼦没坏就不会变成⼥⽣的形象还在暴⻛⾬天到处跑,⼀定是蓄谋已久。
  哦呼。“安迷修,你可能要脱单了。”
  安迷修想着凯莉的话,捏紧了⼿中的纸条,⼜忿忿的松开。就知道,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童话⼀样的故事嘛,凯莉⼩姐⼀定是在骗在下!安迷修⼼中烦闷,⽓恼的摔上门。
  没有听到意料中的摔门声,安迷修有些惊愕的回头。
  “安迷修,我来找你报恩了。”
  不知何时出现的少年靠在一旁,单手抓着门把手,另一只手向安迷修伸去,指尖夹着的是盛放的大朵玫瑰。清亮的少年⾳语⽓狂放,眼睛还是湿漉漉的深紫,星星⼿链不见了,取⽽代之的是绑在头顶的星星头⼱,披肩⿊发成为了有着⼏缕反翘的短发,眼前的少年狡黠⼀笑,露出了⼩⼩的虎⽛。
  “我来报恩了,骑⼠。”
  安迷修手中紧抓着的纸条飘落在地上。

【安雷】芳香四溢(1)

cp为安雷,ky退散。
花店老板安×玫瑰花精雷,自己避雷。
he,童话风,甜甜的恋爱。
前几章狮狮为少女形象登场,后面还是男儿身。
评论捉虫欢迎。
【再不发文你们就会以为我死了】

 

“他出现于暴⾬之中,就像神脚下的羔⽺。”

  安迷修今天没有开店。
  在这个⽆⼈知晓的⼩城镇,他是这⾥最好也是唯⼀⼀家花店的⽼板,城⾥的⼈都熟识这个温柔但有些固执的⽼板,包括他的⼀些⽆伤⼤雅的规矩,例如坚持对所有⼥性顾客打折,不出售折断的花束——他说那些花草都是生命。
  也例如,每当⼈们从店⻔⼝经过时,总能看⻅他微微偏着头,暖棕⾊的微长发丝有⼏缕挡在眼前,湖绿的眼睛温柔的像是荡漾着⽔,莹莹地注视着他⾯前的花朵。
  “他爱那些花草,就像他温柔的对待这世上的⼀切美好的事物。”⼤家都这么评价安迷修。
  还有,安迷修坚持每天早晨七点开店,⼋点关店——除了这稀奇的暴⾬天,没⼈可以改变这⼀习惯。
  这也是这个⼩镇的奇妙之处,平⽇⾥晴空万⾥⼀望⽆云,但也偶尔会有些令⼈烦闷的⽇⼦,狂⻛暴⾬会光顾这⾥。不过⼈们都不在乎这些,“好⽇⼦总⽐暴⾬天要多嘛”,他们这么说着,在暴⾬的天⽓⾥关紧了⻔窗,舒舒服服的窝在沙发⾥给⾃⼰放个假。
  暴⾬天⼈们都不出门⻔,安迷修⾃然也不开店,⼀⼼⼀意的照料着⼤朵⼤朵的玫瑰,他喜欢玫瑰,这是众所周知的。
  “玫瑰花啊,就像亮晶晶的宝⽯呢,每朵⾥⾯都有精灵。”安迷修曾经笑吟吟的对⾯前的少⼥说道,喝了⼀⼝苦⽠汁,微微皱了皱眉。
  ⿊发少⼥咬碎了⼝中的草莓棒棒糖:“你这⼈什么⽑病,⼀个⼤男⼈喜欢玫瑰这么骚包的花就算了,竟然还喜欢喝苦⽠汁……你这审美就别指望有⼥⽣会看上你了。”
  “凯莉⼩姐,您说我点好话不⾏吗……”安迷修⽆奈的笑笑,摇了摇头,“算啦,缘分这东西,谁也说不定啊。”
  “笃笃笃”,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安迷修的动作,他放下⽔壶和园艺剪,嘀咕着怎么这个天还会有⼈出门,⼀边打开门:“抱歉,今天不营——”
  ⾯前的是穿着⿊⾊紧身⾐的少⼥,⿊⾊的⻓发被暴⾬拍打的湿成⼀缕⼀缕的,粘在脸上和肩上,身⼦因狂⻛的咆哮⽽微微颤抖,⾜上⼩巧的红棉鞋早就被洇湿渗透,裸露的⼩巧脚踝微微泛出些青⾊。
  少⼥抬头,紫⾊的眼睛湿漉漉的。
  “我……”
  少⼥话还没说完,安迷修就已经给她披上了⼀条⽩⾊的⽑⼱:“这位美丽的⼩姐,暴⻛⾬天怎么可以在外⾯淋⾬,请进来避避⾬吧。”
  少⼥眨眨眼睛,露出⼀个⼈畜⽆害的笑容,安迷修头顶⾁眼可⻅的冒出了⼩星星,他侧身给少⼥让了路,少⼥把散落的长发挽到⽿后,⼿腕上星星的⼿链轻轻响动,安迷修转过身往屋内⾛,没有看⻅少⼥狡黠⼀笑,露出了⼩⼩的虎⽛。
   “安迷修,所以我可以在你这⾥冲个澡换个⾐服,借宿⼀晚吗?”少⼥披着⽑⼱,像是刚从⽔⾥捞出来似的,喝了⼀⼝温热的红茶,听完了安迷修冗⻓⼜琐碎的⾃我介绍,包括安迷修流畅背出的骑⼠道宣⾔,不耐烦的开⼝,“你这⼉有没有⼥⽣穿的⾐服?”
  安迷修的⽿尖泛起⼀层粉红,略显尴尬的挠挠头:“⼩,⼩姐,在下这⾥怎么可能会有⼥⽣的⾐物啊——还,还有,如果在这⾥留宿,不不不不太好吧。”
  “噗嗤。”少⼥⼀下⼦笑出声,毫⽆顾忌的⼤笑着,浑身都在颤抖,弄得安迷修站在⼀旁愈发尴尬,少⼥擦了擦笑出眼泪的眼泪:“难道说最后的骑⼠要让⼥⽣去淋⾬?”
  少⼥作势转身欲⾛,安迷修急忙拉住她,结结巴巴的解释:“不,不是的,那那那你就住⼀晚等⾬停了再⾛吧。”少⼥停住脚步,低头看着被抓住的⼿腕,眼神玩味:“骑⼠⼤⼈还不准备放开吗,怕不是有什么歪⼼思?这我可怎么敢安心住下?”
  安迷修猛地松开⽆意识抓住的⼿腕,尴尬的绞着⼿指,⼩声解释着:“在,在下不会做那种事的!请⼩姐你放⼼!”
  “好啦好啦,逗你玩的,还有,别‘⼩姐⼩姐’地叫了,听着很别扭的,记住了,我叫雷狮。”少⼥拢了拢披散的长发,随⼿抓起安迷修⼀旁的衬衫,朝卫⽣间⾛去,关上了门。
  安迷修想了想,叹⼝⽓,拎起⼀旁的⽔壶,继续浇着他的玫瑰,⼤朵⼤朵的鲜红玫瑰,散发出若有若⽆的神秘⾹⽓。
  暖橘⾊的灯光柔和的打在他身上,浴室⾥的⽔声和⻔外的⾬声重合,竟也格外的和谐。深红的花瓣上晶莹的⽔珠滑落,滴在明黄的花蕊处,像是渗出了甜美的花蜜⼀般。
  安迷修太过于专注,以⾄于没有听到浴室⾥的⽔声停了,右肩突然被拍了⼀下,他下意识的回头。
  “哐当——”
  蓝⾊的⽔壶砸在地上,安迷修愣了神。
  玫瑰的⾹⽓骤然升起。